学校概况 办学成绩 校园信息 德育天地 教学教研 师生园地 校友之窗
校庆图片 校园风光 文明校园 摄影作品
欢迎浏览台山第一中学。 今天是:
站内搜索:
你的位置是: 台山市第一中学网站导航校友之窗校友事迹
梅景钿烈士事迹
发布时间:2012年7月10日    人气:3268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洒尽一腔血 壮烈献中华

                                        ----------缅怀中共东京支部的优秀党员梅景钿烈士

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涌现了不计其数为其献身的仁人志士,这中间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地将鲜血和生命贡献给我们伟大的民族,推动着历史滚滚向前。

梅景钿烈士又名维华、梅青就是其中一位。但是现在要想详细了解其人其事由于已经无从找到他的在世亲友,所以无法获取第一手资料,我们只能从黄新波、陈秋焕、林焕平、李凌、张香山、刘国霖等各个时期他战友的回忆资料中简单勾勒出他的一生。

一.故乡初试锋芒

梅景钿烈士是广东台山端芬镇人,1916年在台山生于一个富有的美国华侨家庭,1930年秋季,考入台山县立中学(现台山第一中学)初中甲班。9.18以后在学校里对他影响最大的教师是刚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何干之,以及语文老师朱伯濂两位老师通过启蒙的进步读物和讲座带来了抗日救国思想。梅景钿和黄新波陈秋焕等同学自动组织了台中学生宣传队,到斗山、都斛地区进行革命宣传活动。黄新波、梅景钿、陈秋焕、伍示月等几个学生,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在校刊《台中半月刊》上发表反对投降日本,反对“剿共”内战,主张一致抗日的文章。校园的抗日动令当局坐立不安,1932年上半年,何干之和朱伯濂老师首当其冲被解聘,下半年又颁发通缉令追捕他们,同时把代理校长黄仲琪逮捕押往广州,而后又秘密地将新波和陈秋焕、梅景钿等一批学生开除出校

梅景钿他们几个人被开除后却在台城租房聚居,秘密传阅苏区办的刊物《红旗》以及《唯物史观教程》等禁书,同时出版《在岗哨》杂志,继续宣传马列主义,宣传抗日救国。一九三三年暑假,已是共青团员的林为梁陈洪潮从上海回到台城。这些青年人的活动引起了林为梁、陈洪潮很大的关注,他们把黄新波、梅景钿、陈洪潮等台城各中学进步学生和中小学教师二、三十人组织起来,成立了台山剧社。剧社成员都住进居正中学,先后排出独幕白话剧《咖啡店一夜》、《父归》和一个由林为梁自编的反封建礼教的活报剧。林为梁当导演,又扮演主角父亲,梅景钿扮演《咖啡店一夜》里的老板。这几个小戏,先在台城基督教青年会(今公安局)礼堂演出,一连几晚,场场满座,后来又到斗山,镇口、潮境等地演出。这种宣传新思想的新戏剧的演出,尤其是首次出现男女同台演戏,轰动了台山各界。

经过几个月的演出活动,林为梁、陈洪潮成了黄新波、梅景钿他们一班人的知心朋友。他向他们介绍上海社会动态和革命活动情况,说明自己的观点,他们也向他诉述被开除的遇遭。各自倾吐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和对革命的向往之情。临近新学年开学的时候,林为梁向他们提出大家一起到上海去求学,闹革命,其实这也是他们很多人的共同要求,于是,梅景钿与黄新波、陈秋焕、伍仲衡,陈兆屏、陈润夫、李治平、黄克洲等一行怀着对上海的仰慕,带着对未来的憧憬,离别故乡台山,与林基路、陈洪潮一起奔赴上海。

二.上海的磨练

暑假后来到上海,梅景钿、黄新波和陈秋焕等台山华侨同学大都进入上海侨光中学,并很快与团组织联系上。他们积极要求去苏区,上斗争第一线,1933年冬,当时的上海侨光中学团支部批准十多个人出发去“苏区”,梅景钿等七个华侨子弟,是假借陪黄新波画雪景,经西湖去的,他们徒步一天急行150里到达天目山麓的沟谷村庄,那是个苏区边沿的接待站。但是第二天一位红军领导却在分析了形势后对他们说党正在从苏区、从各省抽调干部人员到上海去补充和换防。瘫痪的机构要恢复,缺员的要补充,已暴露身份的和不能工作的要换防,要求这班人再回上海。这样七个人奔向瑞金的“壮志行”只有十多天,没有到达目的地便返回上海。

梅景钿由苏区回上海后分配在泸南区当区委交通,他和战友们在林基路领导下参加反帝大同盟的活动,游行示威,甚至还去过一家大饭店破坏白俄份子们的聚会,虽然是执行了当时我党左倾盲动的政策,但更展现了他们奋不顾身,投入革命的热情。由于积极实干,1933年年底林基路介绍梅景钿、黄新波和陈秋焕等人集体入团。在红旗下大家一起宣誓,还把手伸出来,放在一处叠放起来,表示要团结一致,同心闹革命。

在白色恐怖日益严重的时候,为避免损失,在上级同意的情况下,1935年1月梅景钿和和陈秋焕等四人在侨光中学开了个假证明,来到日本,与早已到达日本的林基路联系上,投入了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

三.东京的斗争

1935年的东京至少聚集了五六千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以林基路为首的左联东京分盟及后来成立的中共东京支部领导下建立了多个进步团体,如文化座谈会、留东妇女会、世界语协会以及美术、诗歌、戏剧等多个组织。同时也出版编辑多个进步刊物如《东流》、《杂文》、《新诗歌》等。梅景钿挂靠在东京帝国大学,其实主要精力还是搞革命活动。据他的同学兼战友陈秋焕回忆,“他是女性格调的人物,沉默而淑静,很少说话的”。但他却默默地做着许多实际工作,他参加社会哲学联合会,为《东流》、《杂文》、《新诗歌》投稿,曾翻译过奴西诺夫的《文学的本质》。“他不大写文艺作品,而是学理论、专啃马、恩、列、斯等的大部头著作,去东京不久竟然凭着当时还不深的日语功底不懈地翻译了东京帝大河上肇写的厚厚著作《资本论浅说》。”

林焕平左联东京分盟的组织者之一,也是《东流》、《杂文》杂志的主编,由于日以继夜地工作,劳累过度,肺结核十分严重,以致被医院下了病危,他将工作交给林基路以后,去热海镰仓肺结核病院住院。梅景钿送他去那里,为了照顾好林焕平,常从东京中部的池袋,专程乘近五十公里的电车到那里陪伴林焕平,并传达东京支部的消息。为了让林焕平参加郭沫若先生出席在曲町区九段的一次文艺座谈会,又是梅景钿从镰仓搀扶着林焕平来到会场。

梅景钿一直是东京的团支部领导,1935年8月成立了以林基路为支部书记的中共东京支部,经过一系列考验,1935年底林基路介绍梅景钿第一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梅景钿更是下决心把一生献给党,献给民族解放事业。

入党后梅景钿更是多次担当了有很大危险的工作。

1937年2月14日发生了右翼留学生抢占主席台,左翼同学奋勇夺回,并且到驻日大使馆示威事件,在林基路指挥下梅景钿与梁威林、陈健、黄维克、陈秋焕、李云扬、伍乃茵等同志一起,走在两百多留学生的前列。

1937年抗战爆发前日本政府变本加厉镇压抗日活动,监视、逮捕、进而驱逐留学生。5月间将林焕平驱逐出境,梅景钿前来护送。林焕平是这样回忆的:“梅景钿又来了。我把情况告诉了他。他帮我检点了一会儿行李,说:“我去告诉林为梁去,明天一早我来送你。”我说:“不要来送了,恐怕影响你的安全。”景钿泰然说:“你有病,不护送你,行吗?”我说:“不要紧!”第二天的早上八时,昨天来找我的那位刑士,开着一辆破旧的小汽车来,将我送到横滨一艘皇后轮的统舱里,一直监视着我到下午一时开船,他才上岸。他一上岸,我就跑上甲板,发现景钿傲然地微笑着站在码头上,热情地向我招手!我也热烈地向他挥手:“亲爱的朋友,再见了!”却不料这次隔水挥手告别,竟成永别了!”

对于当时处于被严密监视中的郭沫若先生秘密出境,梅景钿的冒死护送更是关键。

据吴基民著《跌宕人生》中所述在七七事变后国共默契的背景下,驻日大使许世英同意郭沫若秘密回国。画家钱瘦铁与郭沫若同行,他俩突然避开监视郭沫若的特高课特务,登上自东京到神户的特快时,却发现座位不远就有一个日本陆军少佐,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警惕地观察。当钱瘦铁和郭沫若提着行李刚挤出车站,那个日本陆军少佐早已无影无踪,那位年轻人也跳上小车飞也似地先走了。然而,他们乘坐出租汽车离开军警密布的站前广场,刚来到警卫森严的码头,钱瘦铁突然发现,那位年轻人正在入口处。未待钱瘦铁反应过来,那青年就已迎面走来,轻声说道:“郭先生,快上船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是……?”钱瘦铁十分惊异,“不必多问。快上船吧,一切都安排好了,有人在等着郭先生。”那位青年尽量压低声音。郭沫若打量着那青年,细细想了一想,说:“哦,那么脸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还记得前不久曲町区九段的聚会吗?金祖同的宿舍?”“噢,我想起来了,就是到东京诗人俱乐部那一回。你是不是叫梅……梅…。”“我叫梅景钿”。那青年自我介绍着,又催促道:“好,别多问,赶快走吧,将来一切都会明白的”。说着,他提起郭先生旅行袋,径直向码头进口处走去。三人来到横着栅栏的入口处,梅景钿突然停住脚步,压低声音对郭沫若说:“我就不送先生上船了。一过检票口,听差就全帮你拎行李的。船到上海,郑伯奇、李初梨他们会来接你的。”“伯奇,他……”。郭沫若惊喜地握住梅景钿的手。“是的。”梅景钿深情地说,“无论发生怎样的变故,祖国总是可爱的,未来总是光明的,希望在于未来。”说到这里,梅景钿转过身来,对钱瘦铁说:“我不便久留,钱先生;只能拜托你了,谢谢。” 。在船上钱瘦铁在郭先生耳边说:“他是共产党吧?”郭先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以上这一段是吴基民根据钱瘦铁的回忆写的。

四.悲壮捐躯抗日战场

1937年8月12日梅景钿按照东京支部的要求,与陈健、邝启常等东京支部党员及刘坚、胡成放等骨干乘船回国参加抗战。船一到公海,代理书记陈健就站在船头发表演说,梅景钿等人带头高喊抗日口号,留学生们被压抑的抗日激情迸发出来。

回国后梅景钿先到家乡台山进行抗日宣传,梅景钿、李凌、伍示月、甄子明等外出求学返回台山的青年,同县城的小学教师、中学生、店员工人和社会进步知识青年结合起来,成立了台山青年抗日救亡工作团,后改为青年抗敌同志会,开展抗日宣传工作。

1938年2月梅景钿与黄维克、陈宪章等几个台山青年经过长途跋涉到达心目中的革命圣地----延安,踏入抗战第一线。在延安他改名叫梅青,先是进陕北公学,再到抗大学习,后调入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工作。

为适应战争形势,加强对敌军的瓦解,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需要尽快培养一批立场坚定,通晓日语 ,善于对敌宣传的干部。因此1939年1月敌工部成立敌军工作训练队,挑选学员时,总政治部决定把抗大8个大队中原来在日本留过学的学员集中起来,再按入学规定,从各大队选调一部分优秀学员,最后组成这个180余人的训练队。梅青被任命为该队日语教研室助教。既是普通班的教员,同时也是高级班的学员。后来,又聘请了日本人冈野进做敌训队顾问。冈野进以后改名为野坂参三成为日本共产党的总书记。敌训队负责人是谢振华将军。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学员们都完成了预定的学习计划。毕业生除80多人留在延安外,其余100人分批奔赴前线各根据地,分在师、旅、团政治部当敌工干事。

梅青被分到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下属的敌工部,主要做文字翻译、对敌宣传、教育俘虏等工作,同时配合地方敌工部门做内线情报工作。1942年5月在反扫荡前夕梅青与日本觉醒同盟的几个日本战士来到时任129师敌工部副部长的张香山处报到。

张香山是这样回忆的:“就在这时,八路军野战政治部给我们分配来两个干部,都是懂日语的。其中一个叫梅青,他是我在日本时相识的。1935年,他到日本同魏猛克等一起租住在三闲社里,他喜欢诗,也写些诗,发表在东京左联分盟的《诗歌》杂志上,可能《质文》也发表过他的作品。听朋友说,他为人热情,有朋友患肺病吐血,在日本住疗养院时,得到他很多照顾。那时,我除了送稿件或开会到“三闲庄”走走外,一般是不常去的,所以和梅青虽然相识,但非深交。想不到同他分别五六年之后,居然在太行山脉的一个山村里我们又聚到一起,从此同住一个房顶下,同吃一锅饭,执行共同的任务而一起战斗了,真觉得十分高兴。因为他们初到,我又急于出发,所以只在敌工部里召开了一个小会,表示欢迎他们来部工作,并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一二九师部队敌军工作当前的主要任务;鉴于他们此前长期在延安工作和学习,现初来前方,所以也向他们谈了些前方工作的特点和前线生活应注意的问题。……反扫荡结束后不久,敌工部分散下去的同志也都陆续返部,大家见面虽然感到高兴,但是刚刚来部工作的梅青同志却永远不能回来的噩耗,使大家黯然泪落。据说反“扫荡”时,梅青同志照顾几个觉醒联盟的同志随师政治部行动。在突围时,因为已有一天多没有喝水,就同两个盟员到一村子找水喝,不期遇上敌人进村,两个盟员赶紧转身逃脱,梅青跑得慢,被敌人逮住杀害了。这是敌退之后,部队派人进村找梅青时,目击到梅青被杀的群众告诉我们的,还有个别的群众说,梅青同志的眼睛也被敌人挖掉了。梅青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来前方工作还不到一月,就这样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当然,梅青和八路军的每一个成员一样,原本是抱着牺牲的精神来从事改造国家和民族的伟大运动的,但毕竟他离开我们过早了,如果能活得更长一些,他将会作出更多有益的事,也将会写出反映惊心动魄的伟大战争的史诗吧,但现在呢,他只能以他自己的战争遭遇,谱写了一首悲壮的诗歌。”

另一位敌工部干部刘国霖在他写的《一个“老八路”和日本俘虏的回忆》中对梅景钿的牺牲也有同样的记述“师直属队在此次反扫荡中,和敌人迂回游击,牺牲了几位机关干部,其中有梅青同志。他原为敌训队的日语助教,曾留学过日本,从延安调到师政敌工部,路经晋西北与我一路同行。此次反扫荡中,他负责带领觉醒联盟太行支部的人员,随机关行动,被敌包围于山中。时间过长,缺乏饮水,在不得己的情况下,他带一名盟员进入一个尚未有敌情的村中找水。岂料尚未找到水时即发现敌人进村,那盟员听见敌人用日语叫喊声就立刻逃出村外,而梅青则没有和他一块走。那盟员回到部队后才发现梅青没有回来,此时部队立刻转移,一直到反扫荡结束也未见他归队。后派人到那村子去向群众调查,得知有一位八路军干部被敌人抓到,当时就被杀害。群众还说那个八路军被敌人挖去双眼,残忍之极。漳河两岸的群众在此次反扫荡中遭受重大损失,仅我们驻的王堡村就有几位老乡被敌人枪杀,也有妇女被强奸的。6月中旬在王堡村头广场上,举行了追悼左参谋长和牺牲死难干部群众的大会,部队全体人员和全村老幼参加。…这首挽歌,既是哀悼左参谋长,又是哀悼战友和牺牲的群众。同我一起从延安到太行区来的敌工干部共有四人,一个在晋西北被俘失踪,一个到太行不久患伤寒病不治逝世,一位就是梅青在此次反扫荡中牺牲,只剩下我一个了。在追悼会上,我目睹群众号啕大哭、军民同悲的情景,我哭不成声,泪水蒙着我的眼睛,唱不出来,只在最后两句“战斗!战斗到中华民族独立,中国人民解放自由”时,我才振作精神高声唱出来!啊!难忘的1942年5月的“反扫荡”啊!”

 从两位梅景钿战友这就是侵略者的残忍,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是敌人害怕我们英雄怒视他们的炯炯眼神,更害怕他用日语动摇他们的军心,才丧尽天良蹂躏杀害他,但是日寇可以惨无人道地挖去英雄的双眼,却永远挖不去我们心中梅景钿光芒四射的伟大形象。

今天梅景钿烈士离开我们已经70年了。他离开我们的时候仅仅26岁,这正是今天的青年们读硕士、博士的年龄,他却与台山另两位于次年牺牲的年轻烈士林基路、黄维克一样用自己满腔热血浇开中华民族盛开之花,自己却见不到胜利的果实。我们缅怀这些烈士,仅仅用以上简练的文字是不够的,还要想方设法找到他的尸骨,隆重埋葬纪念他,让台山人也永远不要忘记。

参考文献

1.章道非黄新波的青年时代(续)——黄新波传略之二

2.中共台山县委党史研究小组办公室编《林基路烈士》    1982    

3. 吴基民,跌宕人生

4. 林焕平,深切的怀念 沉痛的哀悼,林焕平文集

5.张香山,回首东瀛,

6.刘国霖,一个“老八路”和日本俘虏的回忆



上一篇 / 下一篇
出处/作者: /    评价: 3    大小: 25456 字节 字体:
校园公告
·台山一中110周年校庆公告三——捐赠倡议书
·台山一中110周年校庆公告
·校史博物馆资料征集倡议书
·2018年“助学培优奖”候选人名单公示
·入选2018年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陈鹏权纪念奖学金”初
·台山一中2018年教师招聘公告
 
学校荣誉 更多>>
·高三教师获陈国强先生捐资设立的
·高三教师获陈中伟先生伉俪捐资设
·高三教师获刘炳光先生伉俪捐资设
·高三教师获陈国强先生捐资设立的
·台山市优秀学校奖
·台山市先进基层党组织
·2017年台山市教育系统创文工作先
·2017年台山市教育系统综治(平安
·2017年台山市教育系统优秀道德讲
·2017年台山市教育系统德育工作先
相关连接  
没有相关连接
 
主办:台山第一中学 | 协办:台山市信息化服务中心    校址:广东省台山市台城镇石花路1号 
Copyrights 2003-2010 版权所有:台山市第一中学   办公电话:(0750)5531701   传真:5528530   
推荐用IE5.0或NS6.0以上版本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
备案序号:粤ICP备10053012号